日本留学 留日研修生之死与”奴工”制度反思

  按照日本法院近日的判决,朱永冲最终获赔1870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105万元),这是一条人命的价值。早在3年前,因遭日本同事的殴打,这位23岁研修生命丧异国他乡,而凶手印南义之仅被判入狱5年。

  从案发前一年开始,印南义之就已对朱永冲心生不满并处处找茬。然而,研修生朱永冲却无处可逃。在原告律师指宿昭一看来,如果研修生能够自由地发表自己的见解,有改变工作环境的自由的话,也许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件。今年6月12日,路透社曾报道过3名女研修生胜利出逃的事情。在如约进入日本工厂后,3名女研修生并未获得事先约定的培训,反而被强制要求加班加点地工作。在工作最繁忙的2011年,这些女研修生一天工作16个小时,一周工作6天,吃午饭的时间只有15分钟。最终,3名女研修生在2012年10月31日这天成功出逃。

  但对朱永冲们来说,他们已永远无法逃出自己的悲剧命运。从上个世纪研修生制度问世截至2008年,总计212名外国研修生在日本死亡,其中22人自杀,66人“过劳死”。死亡人数最多的是2008年,有33人死亡,死于脑、心脏疾病的有15人,年龄都在20岁至30岁之间,死亡率是日本同龄人的2倍以上。

  对于研修生们的悲惨遭遇,日本政府难辞其咎。当初推出外国人研修制度,虽美其名曰“为发展中国家培养人才”,其实不过是为引进廉价劳动力。日本人口增长率不断走低,愿意从事繁重体力劳动的人越来越少,一些劳动密集型中小企业因此出现了劳动力短缺。于是,众多研修生怀着美好憧憬来到日本,支撑着日本的“3K”行业,即“繁重、肮脏和危险”的行业。对于大多数研修生来说,他们不过是日本工厂的“奴工”。许多工厂实施刻薄的管制,收缴他们的护照、健康保险证,还作出各种非法惩罚规定,工作时间上厕所,忘记锁门以及穿拖鞋外出等都要被罚款。美国官员今年7月就曾警告称,研修生制度正在成为一种“强制劳动”的温床,研修生在日本被强制从事超长时间而薪水低廉的劳动。

  实际上,一些国家的劳务输出机构也充当了“帮凶”。日本厚生劳动省最近一项有关研修生的调查结果显示,16%的被调查者表示在赴日本之前均在本国支付了“保证金”。这些保证金是为了防止研修生从实习地方逃走而设置的,他们被要求不许向日本法院、社会团体以及媒体申述,也不许参加罢工,否则,保证金将有去无回。

  抗争也不是没有的,东京早在2008年3月6日就为此举行过大游行。向外国劳动力开放移民大门似乎是最简单的解决措施,但日本公众担忧安全和文化冲击,坚决反对这种做法。因此,尽管屡遭非议,研修生的工作环境依然恶劣,违规加班和拖欠工资的情况还是屡屡发生。

  在试图摆脱20年来经济增长停滞之际,日本同时面临人口数量减少和人口老龄化的问题。安倍政府最近正在研究如何吸引更多研修生来日本,以解决在建筑、养老、福利等方面的劳动力短缺问题。如此,日本是时候反思这一制度了。

*
*
电邮 *
国家 *
联络号码 *